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栏目 >平安综治

法治日报刊文丨六十载栉风沐雨 穿越时空历久弥新 “枫桥经验”在新时代伟大实践中丰富发展

发布者:管理员     发布时间:2023-11-07 20:25     (点击数: 912)

法治日报刊文丨六十载栉风沐雨 穿越时空历久弥新 “枫桥经验”在新时代伟大实践中丰富发展

2023-11-07

来源: 法治日报

六十载栉风沐雨 穿越时空历久弥新

“枫桥经验”在新时代伟大实践中丰富发展

会稽山脉西麓,枫溪江流水潺潺,这里是美丽的浙江诸暨枫桥镇,由此走出的“枫桥经验”历久弥新、历久弥坚。

“枫桥经验”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源于诸暨枫桥干部群众的创造和政法工作的生动实践,“发动和依靠群众,就地化解矛盾,坚持矛盾不上交”是其最基本的内涵。

今年是毛泽东同志批示学习推广“枫桥经验”60周年暨习近平总书记指示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20周年。六十载栉风沐雨,“枫桥经验”穿越时空焕发新活力,创造性地解决不同时期的社会矛盾和问题,不断把治理优势转化为发展胜势,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历久弥新大放异彩

流逝的是岁月,不变的是初心。

一个发轫于小镇的经验,何以能迸发出穿越时空的旺盛生命力?

1963年初,中共中央决定在全国农村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共浙江省委派出工作队到当时的诸暨县枫桥区,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试点。

其间,参与试点的干部依靠群众,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实现捕人少、治安好”的“枫桥经验”,解决了大量当时出现的各类社会难题。

时间如白驹过隙,改革开放的春风随后吹遍祖国大地。伴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坚持“枫桥经验”的基本精神,注重专群结合、群防群治,发动群众预防和化解矛盾,维护社会治安稳定,实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成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的先进经验。

星月轮转,大河奔涌。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

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期间对“枫桥经验”高度重视,提出了一系列重要思想和战略举措,开启了新时代“枫桥经验”孕育、发展的新征程。

此后,创新发展“枫桥经验”贯穿平安浙江、法治浙江建设始终,成为创新基层社会治理、防范化解社会各类矛盾风险的宝贵经验。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

纵观“枫桥经验”的整个发展历程,就是一个由点及面,不断辐射、扩大覆盖的过程。

“枫桥经验”在实践中丰富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形成了特色鲜明的新时代“枫桥经验”。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把“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广大干部群众牢记初心使命,不断创新工作理念、方法和载体,不断深化平安建设,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新时代“枫桥经验”在全国各地大放异彩。

从一地精致“盆景”发展为全国精彩“风景”,“枫桥经验”穿越时空,焕发出新的神采——

从乡村“枫桥经验”到城镇社区“枫桥经验”、海上“枫桥经验”、网上“枫桥经验”,从社会治安领域扩展到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多个领域,各地与时俱进,研究新情况、把握新规律,创新群众工作方法,加大依法治理力度,完善工作制度机制,不断提高新形势下群众工作能力和水平,使社会治理成效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人民。

党的领导指路引航

积极创新“三调联动”(人民调解、司法调解、行政调解)工作举措,坚持党委领导、政府主导、政法协调、部门联动、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基层治理工作体系;将人民调解与红色、客家、绿色等闽西地域特色文化相结合,先后培育出“客家枫桥”“道路枫桥”“边界枫桥”“林区枫桥”等“红土枫桥”调解品牌……

福建省龙岩市司法局以“深化红领行动,争当红土先锋”为抓手,以培育党员先进典型为重点,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积极探索“党建红+司法蓝”调解工作模式,助推基层治理提质增效,真正把党的领导优势转化为基层治理效能。

实践充分证明,“枫桥经验”是党领导人民创造的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社会治理方案,成为我国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的“金字招牌”。

群雁高飞靠头雁,船载万斤靠舵人。

党建引领是新时代“枫桥经验”的政治灵魂,反映了新时代“枫桥经验”的本质特征。

因此,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就是旗帜鲜明地加强党对基层治理的领导,把基层党建贯穿基层治理全过程和各方面。

一直以来,各地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将党建工作和社会治理科学有机融合,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注入“红色动力”。

浙江把基层治理和基层党建有机结合,高标准落实农村基层党建“浙江二十条”,积极探索“党建+市域治理”“党建+网格”“党建+市场治理”等做法,不断推动党组织的服务管理触角延伸到社会的每个末梢,基层党组织在基层治理中的战斗堡垒作用得到充分显现。

广西将党的基层组织作为“主心骨”,实现党领导下的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积极补齐基层社会治理短板,攻克影响社会稳定难题,提升驾驭复杂局势能力,有效激活基层治理“一池春水”。

江苏苏州不断深化“融·和”信访党建服务品牌建设,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信访干部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着力打造全流程矛盾纠纷预防化解新模式,推动基层党建与基层信访工作同频共振、互促共进,用心用情用力解决群众急难愁盼,不断提升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山东威海、山西吕梁努力推动党的组织优势和治理优势向基层延伸,积极探索新路径新举措,以实际成效开创基层治理新局面;重庆九龙坡、四川西充以党建引领创新工作模式,积极打造多元共治品牌,进一步激发基层社会治理动能。

各地坚持党的领导这一根本原则,坚守以人民为中心这一根本立场,坚持综合施策这一根本途径,树立关口前移这一根本理念,夯实基层基础这一根本支撑,把准群众诉求,及时解决群众困难和矛盾,使“枫桥经验”这张金名片在新时代更加璀璨夺目、熠熠生辉。

法治思维贯穿始终

“遇到矛盾纠纷,就来找家门口的法官说说法,每次都能得到专业解答。”前不久,在安徽省铜陵市白鹤社区“法治超市”的法官接待“专柜”前,前来咨询法律问题的居民秦先生竖起了大拇指。

近年来,铜陵市在构建“法治化”矛盾纠纷化解体系、提升基层治理效能方面深耕细作,选优配强法官、检察官、警官、律师“三官一律”队伍轮岗值班,探索形成“法治超市”模式,努力打造群众家门口的法律政策“宣传站”、信访接待“前哨站”、法律服务“供给站”、矛盾隐患“终点站”。目前该市已设立实体化“法治超市”79家,实现全域覆盖。

“在‘法治超市’建设过程中,我们完善轮岗值班制度,完成‘三官一律’队伍身份信息上墙,为群众提供‘点餐式’服务清单,有效推动阵地聚合,让法治力量直达基层,让法治服务触手可及。”铜陵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荣胜说。

促良法善治落地生根,让循法而行蔚然成风。

各地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将基层社会治理纳入法治化轨道,将基层“末梢”变成治理“前哨”,把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融入基层社会治理全过程各方面,大力提升社会治理法治化水平。

聚焦一隅——1月至8月新收各类案件6243件,同比下降13.2%,新收民事一审案件3206件,同比下降18.38%。这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人民法院打造融合化解纷体系带来的显著变化。

今年,呼兰区法院突出派出法庭“桥头堡”功能,将法院解纷职能延伸至社区、村屯网格,强化“无讼社区(村屯)”建设,6名法官与辖区201个社区、村屯建立包联关系,提供“接地气”的司法服务。

放眼全国——年均化解矛盾纠纷600万起左右,因矛盾纠纷引发的“民转命”案件连续4年下降。这是各地公安机关常态化开展创建“枫桥式公安派出所”活动,引领广大公安派出所在排查化解矛盾纠纷、走深走实群众路线中取得的千所示范、万所提升的成效。

目前,部省两级公安机关共命名“枫桥式公安派出所”1313个,持续开展“百万警进千万家”活动,访民情、解民忧、化矛盾、防风险,年均走访各类家庭5200余万户,接受群众求助1200余万起,实现全国110接报刑事和治安警情、全国刑事案件立案数持续下降。

“抓前端”遏增量,溯本清源“治未病”。

各地充分发挥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保障作用,推动加强系统治理、依法治理、综合治理和源头治理,切实将矛盾纠纷及时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积极推进社会更加和谐稳定。

科技支撑数字赋能

“调解协议我已上传,现在你们可以点击查看。如果没有异议,就请签名。”2022年春节前,福建省三明市沙县区凤岗司法所调解员胡秀珍正在进行“云调解”,视频多端连接着远在温州、北京等地经营沙县小吃的当事人。司法局通过信息化手段,让涉沙县小吃业主的纠纷从线下走到线上,为远在外地的当事人节省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更为异地劳动争议化解提供了极大便利,真正实现了调解“零距离”。

踏实肯干,让“沙县小吃”走向世界;司法护航,让“沙县小吃”香飘四海。“沙县小吃业主的足迹遍布全国,考虑到往返时间、奔波成本的问题,我们积极开展涉小吃业主矛盾纠纷‘云调解’,法律服务直通直达,让百姓少跑腿、数据多跑路。”沙县区司法局副局长陈峰云如是说。

科技支撑数字赋能是社会治理现代化中体现新科技革命的重要标志。各地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中,更加突出科技支撑,推进社会治理体系架构、运行机制、工作流程智能化再造,把制度创新和科技创新成果有效转化为基层治理效能。

近年来,江门市创新推出“粤平安”社会治理云平台综合服务应用,群众诉求可分类分层分级精准上报,相关部门迅速响应协同联动,将基层各类矛盾纠纷迅速化解。

“网格员通过‘粤平安’等智能系统,将网格事件以图片、文字等形式,快速转报对接平台或及时自我办结。这突破了地域和时间限制,将基层社会治理的‘触角’延伸至每一个网格角落。”江门市委政法委相关负责人说。

如今,在大数据、云计算等前沿技术赋能下,社会治理综合指挥中心已逐步发展成为各地推进基层治理手段、治理模式、治理理念创新的“智慧大脑”。

走进甘肃省兰州市社会治理综合指挥中心,12345政务服务热线电话铃声此起彼伏,接线员们正倾听并记录市民反映的各类问题;在“小兰帮办”App及小程序上,群众报事、说事和网格员采集问题不断上传,工作人员第一时间转办有关责任部门,跟踪督办、及时反馈……

兰州市社会治理综合指挥中心紧盯应用丰富拓展,充分发挥大数据在精准把握群众需求、矛盾纠纷分析、社会风险评估、信息动态研判等方面的优势,加快推动12345政务服务热线、民情诉求、110警情、群众来信来访、网民留言、信访、网格员排查上报和法院民商事案件等数据信息整合,建设平安稳定“大数据池”,推动指挥体系触角延伸到最末端,不断筑牢社会治安防控网。

为深入走好网上群众路线,贵州省司法厅依托“黔微普法”平台以“宣传+服务”模式,提供线上及时有效的免费法律咨询服务,联通贵州12348公共法律服务热线平台,引导群众通过合法途径表达利益诉求,从源头上预防和化解矛盾纠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各地创造性运用现代科技手段,为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注入科技动能,在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取得显著成效。

社会参与共建共享

始建于1985年的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街东亭社区是武汉市建设的第一个商业小区。行走在这里,时常能看到一队7人为伍“遛弯”的老人,他们被街坊亲切地称作“七宝”巡逻队,也是名声在外的“平安合伙人”。

“七宝”之一的黄惠兰说,他们抬头除“牛皮癣”,低头拾垃圾屑,俯身扶起共享单车,近前提倡文明行为,四处查看安全隐患。

2021年底,武昌区发出招募令,积极引导群众参与基层治理。招募令得到全区群众热烈回应,不到两年时间,武昌区142个社区全都有了“平安合伙人”,总数超过6000人。

这些“平安合伙人”由律师、调解员、热心群众、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等11类力量组成,承担平安信息收集、矛盾调解、安全监测和法治宣传等任务,成为筑牢社会和谐稳定的一道防线。两年来,“平安合伙人”上报各类安全隐患500余条,排查化解婚姻家庭、邻里、物业等各类矛盾纠纷1000余起,成功调处率达99%。

从“单打独斗”到社会协同,从传统粗放到共治共享,近年来,各地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中,积极推动群团优势互补,盘活有效资源,辐射带动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基层“群众自治圈”“社会共治圈”逐步形成。

在四川省屏山县屏山镇蒋坝村村委会办公地,一块“大招牌”相当醒目。“招牌”上有一个特别的榜单,分别是光荣的“红榜”和当地村民认为挺“臊皮”(丢脸)的“黑榜”,这就是蒋坝村每季度都会评选一次的“红黑榜”。村里家庭和睦、孝老爱亲,经过村民集体评选就能上“红榜”,反之,则上“黑榜”。

“我们搞红黑榜评选已经有两年多了,各有10多个家庭上榜。”村委会主任喻刚表示,“那些上了‘黑榜’的家庭都会主动改进,村上也会安排专人帮扶,效果很好。”

近年来,宜宾各地持续完善村规民约、村民议事会、红白理事会等“一约五会”村民自治体系,丰富“民事民议、民事民管、民事民办”邻里家事纠纷化解活动载体,形成了依靠群众发现、干预、化解邻里家事纠纷的快反工作机制。

夯实基层“前哨地”,绘好治理“同心圆”。

各地统筹发挥群团组织、自治组织、社会组织力量作用,协同城乡群众聚焦身边事、深化微治理——山西省晋城市健全街道“大工委”、社区“大党委”和兼职委员制,科学整合辖区内群团力量,建立婚姻家庭矛盾纠纷“五色”分级预警机制。江苏省淮安市打造“红石榴家园”服务平台等17个群团共治平台阵地,设立新媒体民意“绿色通道”,征集社会治理“金点子”,推广“小区议事厅”等做法,以群团组织的桥梁纽带推进共建共治。

潮平岸阔帆正劲,乘势开拓谱新篇。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各地将与时俱进把新时代“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大力提升基层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努力谱写坚持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新篇章,在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进程中紧紧依靠人民创造新的历史伟业。

(来源:法治日报 记者 蔡长春 董凡超)